标签: 今年的高考满分作文内容

2020年北京高考语文阅卷接近尾声 满分作文已出现

新京报快讯(记者冯琪)7月16日,记者在2020年北京市高考评卷工作媒体开放日活动上了解到,目前北京高考语文阅卷工作接近尾声,满分作文已经出现。但还需由阅卷领导小组复核,才能确定最终有多少篇。北京大学…

新京报快讯(记者 冯琪)7月16日,记者在2020年北京市高考评卷工作媒体开放日活动上了解到,目前北京高考语文阅卷工作接近尾声,满分作文已经出现。但还需由阅卷领导小组复核,才能确定最终有多少篇。

北京大学为今年北京高考语文科目评卷点。北京高考语文评卷专家组组长张辉教授称,今天(7月16日)已经是正评的第三天,全体专家组成员和评卷员本着对考生、对家长、对社会负责的态度,认真批阅每一份试卷,力争做到规范、安全、公正。

据悉,北京大学成立了2020年北京市高考语文评卷工作领导小组和专家组,由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龚旗煌担任组长,评卷专家组共17位,由语文资深评卷专家组成。此外,又设立了监察员,以加强质检,严控质量,监督纪律。

今年该评卷点的评卷员共计306人。其中,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四所高校的有91人,来自北京市各区县的中学教师有215人。

此外,共设题组长12人,小组长23人。其中11个小组参加知识题评卷,12个小组参加作文题评卷(含微写作3个小组)。

记者了解到,在进入正评之前,评卷标答审定组专家会同各组题组长、小组长进行为期三天的试评工作。

在试评过程中,评卷组专家首先就试题与命题组专家进行充分沟通,认真研读题本和参、评分参考,充分消化、理解命题思路和参。再结合具体答卷,进行抽样试评,找出各类具有代表性的样卷,初步撰写《评分细则》初稿和样卷评语,提交标答审定组研讨、审议。

经过3次充分讨论、修改后,标答审定组专家会同题组长、小组长集体研究制定一套严谨、细致、准确的评分细则定稿,充分设置各类型有代表性的样卷和科学合理的培训卷、测试卷。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与试评,只有当评卷员正确、熟悉操作流程,牢记评分细则,准确理解评分标准,通过题组长和小组长的试评和考核,方能开始正评。

张辉介绍,为保证阅卷工作的严肃性、安全性,评卷员必须佩戴工作证经人脸识别等程序后入场,任何人员进出均需经过双重安检。只允许携带存储柜钥匙出入,严禁将任何与阅卷相关的资料、物品带出评卷场地。

鉴于正处于疫情期间,要求每位评卷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并对全体评卷员进行封闭式管理。阅卷全程都严格按照防疫要求,布置防疫环境,落实防控措施,做好环境消杀、测温登记、一米线、佩戴口罩、错峰就餐等措施。

据悉,此次阅卷实行“双评制”,双评阈值经过充分试评和专家组集体研究,设置在科学合理的范围;分差超过阈值的则进行三评。题组长会采取多样化的检查方式监控本题评卷质量,不定时发放测试卷核验,定时定量抽查自评卷,逐一检查三评卷;科学统筹评卷进度,严防前紧后松等现象的发生。

No Comments

Categories: ROR体育

Tags:

他高考作文满分有30字老师不认识阅卷组长查了4页注释才看懂

古人有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古往今来,历史上的高考状元多的更是数不胜数,但是能够在高考之中惹人注目的人并不多,在2009年的某晚,四川出现了一篇用甲骨文撰写的高考作文,一时间走红于网络,也引得学术界的层层重视,这让当时的人们大跌眼镜,该篇作文除了文不对题之外,字体工整,多达800多字甲骨文的一片文章,这种情况让当时的阅卷人都霎时茫然了,只能交给阅卷组长审阅,组长也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再由质检组上交给专家委员会审阅。

众所周知,甲骨文是中国的一种早期文字,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600年—约公元前1046年,也就是熟知的商朝,而甲骨文同时也是是现代简体字的初始蓝本,在商朝末期的王权贵族为了能够预知未来之事,在龟壳或者在兽骨上刻写的一种文字,多用来占卜,也有用来记事的,是最早能够知道一种成熟的文字体系,甲骨文的文化目前还在研究之中。

而800多字的甲骨文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甲骨文一共加起来才多少字,远没有简体字多,这位考生能把全篇文章都用到甲骨文作为载体记载,也让当时的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古文字专家何山青感到了惊叹,其称到:“如果要用甲骨文写一篇八百字的文章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足以看到了这位考生的“才华”!但是天不遂人愿,只可惜的是该考生文不对题,才导致得分寥寥无几。

那么历史上有没有同样是让现在人看来听罕见的情况但是又能反而一转乾坤,最终金榜题名呢?答案是有的,同样是高考的考生高云飞写的一篇《绿色生活》的文章其结局截然不同,和甲骨文作文一样,高云飞的文章放在现在也是极其罕见的,阅卷组甚至破例给了高云飞满分,跟之前提到的甲骨文作文的考生的结局为什么反差相差这么远?这个名叫考生又是怎么把自己的文章写的既罕见又能斩获满分呢?我们来看下这个名为高云飞的作文。

图片可以看到,高云飞有三点和甲骨文考生是不同的,第一就是点题之文,拿捏的恰到好处,第二就是高云飞用的也不是用的甲骨文,是以文言文的形式为载体,而其中多达30多字连阅卷组都看不懂的生僻字写的一篇文章。第三,和甲骨文考生不同的是,高云飞写的作文字数甚至连要求的800字都没有达到,仅用了755字概括了全文,但是却拿了满分。

根据当时的审阅组长本人描述到,这篇文章多有30字连自己都不认识,为了弄清其字面意思只能查阅各种史料古籍以及字典资料,后又作了逼近2000多字的四页注释。这让当时的他自己感觉到,这不就成了考生在考自己吗?活脱脱地成了给考生翻译文言文的机器,但是翻译结果却丝毫不让这趟功夫白费,这篇文章其思路结构,还是语言组织能力乃至精确到用的每个生僻字都把其中的意思表达的清清楚楚,原本要用到几句话的字,在这个考生笔下只用了一个字就能够阐述的淋漓尽致,除了没有达到字数外,《绿色生活》这篇文章在其他方面直教人拍案叫绝!

但是由于规定摆在这,不过想想,如果因为字数这个原因就让这个原本就是文学状元的考生与梦想失之交臂,那就是文学界的损失,于是经过专家和检阅组的一番讨论,直接给《绿色生活》打了满分,震惊当时的文学界和各大高校,很多高校都想把文学状元高云飞招到自己的校园,其中就有北京大学,出人意料的是北京大学的录取邀请被高云飞拒绝了,通过高云飞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己先前就同意了东南大学,做人一定要坚韧守信,不能失信,况且学府也只是一个学习用到的平台,同时也表示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学子来到文学圈中交流学习。

可能很多人就会觉得高云飞的实力水平不能够让阅卷组打到满分,更不能够让各路高校甚至北京大学这种一线学府对其抛出这颗橄榄枝,首先我们要知道,在高考考场中,得到的每一分就要淘汰去多少万名学生,很多人作文都可以拿到高分,但是能让专业的阅卷组和审核团队以及后面请到的文学专家得到的一致认可将文章打到满分,不仅是认可这篇满分文章,更是认可的是文章背后的高云飞所付出的努力。

如今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很多关于古人智慧的东西,也已经逐渐没落了,里面的大道至深也很少有人愿意投入其中,学习一下古人的智慧和精神,而高云飞首当其冲地成为了这个领域的领导者,带领着更多喜欢文学的,热爱语文、国学的人将其发扬光大。相比于文不对题的甲骨文文章,这篇文章写的确实能够让文学界的各路人士感到后生可畏。

No Comments

Categories: ROR体育

Tags:

高考作文阅卷组长出书教写作受质疑 考试院应回应

近期,今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引发网友热议,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浙江大学副教授陈建新随之受到关注。有网友指出,陈建新曾主编高考作文教辅书,且曾多次进行高考作文教学讲座,并质疑陈建新“…

近期,今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引发网友热议,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浙江大学副教授陈建新随之受到关注。有网友指出,陈建新曾主编高考作文教辅书,且曾多次进行高考作文教学讲座,并质疑陈建新“以权谋私”。

对此,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陈建新于2016年、2019年先后主编过两本高考作文教辅书,并通过腾讯课堂、青云端微课堂、南方书院等多个平台主讲过“高考作文密训课”,售价199元。此外,他也曾多次为浙江省教师、学生开办高考作文讲座。

陈建新的行为算不算违规、算不算“以权谋私”?多名教育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均表示,高考阅卷人主编相关书籍、做讲座等是否违规,需要浙江省教育考试院来回答、决定。

关于此次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多名教育专家还提到了应进行进一步的教育改革,改变教育评价方式。

澎湃新闻注意到,陈建新曾参与主编两本高考作文教辅书,分别为浙江教育出版社在2016年出版的《论述类文章精选精评》与2019年出版的《高考作文实战实训》。目前这两本书在多个电商平台上均有销售。

某电商平台一家店铺中,有关《论述类文章精选精评》的介绍显示,该书主编陈建新,定价30元,内容分为五部分;于2017年出版的最新修订版加入了“2017年高考作文阅卷标准”,且“精选20多篇考场作文及全真点评”。

上述电商平台另一店铺信息显示,《高考作文实战实训》的两名主编之一为陈建新,定价59元,指定购买方式为“浙江省内各地新华书店”。该书中也包含高考满分作文及点评。

此外,陈建新主讲的“高考作文密训课”曾在腾讯课堂、青云端微课堂等平台上线月下旬通过媒体平台进行过推广。

该课程宣传海报中写有“2019高考作文”“高考阅卷名师给考生的高考作文密训课”等字样。其中的讲师介绍称,陈建新从2000年起担任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主持每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工作,评定每年的满分作文。海报中有关课程特色的介绍还强调“高考阅卷组长及阅卷名师亲授”“精准应对高考作文得分点”“直接就能应用于考场作文的写作技巧”等。

宣传页内信息显示,“2019高考作文密训课”由浙江教育出版集团打造,课程共18节,内容包括高考作文阅卷及高分要点、审题、立意、论述文写作突破口、词句使用等方面。该线上课程在腾讯课堂、南方书院平台的定价皆为199元。

浙江湖州市教育局官网显示,陈建新曾于2019年3月在湖州的德清一中为德清县全体高中教师作2019年高考作文专题讲座。浙江苍南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陈建新曾于2018年3月参与苍南县教育局主办的“高中语文高考写作指导现场会”,为在近200位高中语文教师做高考作文指导讲座。浙江杭州学军中学官网则显示,陈建新曾于2017年4月在该校做了题为“如何写好论述类文章”的讲座,听众为杭州学军中学高三全体同学。

8月10日上午,据澎湃新闻报道,陈建新对编著高考作文教辅一事回应称“不清楚”。

连日来,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关注,从对《生活在树上》文本的讨论及该作文给满分是否合理,转移到高考语文阅卷大组组长披露阅卷情况、主编高考作文教辅书,以及办高考作文密训课、讲座等是否合规,是否涉嫌以权谋私。

对此,8月10日,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关于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到底应如何判分是没有讨论的余地的。“事实上,国外的考试如托福、雅思SAT、GRE等,考生考试之前需签一份权利让渡说明,其核心意思就是,对错由考试组织实施方来定,不是由包括考生在内的人来确定。”陈志文说。

他认为,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关注中,唯一值得讨论的点是:谁把一个不适合在公众舆论场下讨论的话题推到了公众舆论场?

8月5日,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在微博中指出,高考阅卷评分应当有保密性,所有参与阅卷者均不得向外透露阅卷情况,并直言“这次浙江满分作文第一时间在刊物上披露,是违规的”。

此外,8月10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澎湃新闻表示,高考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编写出版高考作文辅导书、开展高考作文指导讲座等肯定不适合。

对此,陈志文则表示,与命题人不同,高考阅卷人管理相对没有太高机密要求。因此,高考阅卷人出去做讲座、出一些相关的书籍是否违规,需要各省相关部门回答、决定。

类似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仅仅以陈建新出版图书、参与讲座,就认定违规,并非理性讨论问题。陈建新是否存在利用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身份违规谋求私利的行为,需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一名不愿具名的教育专家直言:“浙江省教育考试院有责任站出来回应公众的质疑。”

熊丙奇认为,阅卷者不可能泄露高考试题,且解读阅卷标准属于服务考生,由阅卷组组长担任主编,出版有关作文指导书籍,并不违反规定。

储朝晖则表示,关于高考阅卷人出书、办讲座等,陈建新并非个例,一些培训机构还存在以阅卷人进行商业炒作的情况。他认为,出现这类情况既有制度的漏洞,也与管理的不够严格有关,需完善制度、加强管理。

此外,陈志文认为,关于一些宣传中提到的“陈建新从2000年起担任浙江高考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主持每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工作”的说法,需通过官方来核查是否属实。“还有很多人自称是命题组长,或者命题人,你能相信吗?”陈志文说。

谈及此次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储朝晖和熊丙奇都提到了需进行进一步的教育改革。

熊丙奇指出,矛盾的焦点在于高考是选拔考,而不是评价考。所谓选拔考,就是把考生公平地选拔出来即可,至于选拔体系是否科学并不重要;而评价考,则是通过考试,评价学生的真实学科知识掌握情况和学科素养。

他认为,应试作文风气问题很难通过阅卷评分解决,“要提高作文命题质量和阅读质量,进一步提高语文教育质量,以及所有学科教育质量,都需要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切实把升学考试从‘选拔’,改革为‘评价’。否则,围绕命题和阅卷的争议,不过是‘一地鸡毛’。”

储朝晖则认为,此次引发争议的问题,从深层次来说反映的是,当下招生考试程序设计还不够规范专业。“在更为规范、专业的程序中,出题人不用在封闭环境下出题,试题需经过多道程序和各种各样的检验后才‘出炉’;在阅卷环节也不会确定某一个人长期作为组长。”储朝晖说。

“现在高考招生过程的专业性、现代性与现代教育评价之间还相隔很长一段距离。”储朝晖举例说,国外有些考试判断考生作弊,不是因在考场上抓住考生抄袭,而是通过发起答题结果分析后,若分析结果显示某些答卷达到某个雷同度,从而被认定为作弊。

对此,储朝晖构想,可允许一般性的高校凭学生高中的学业成绩作为招生依据,从而缩小高考范围。这样,高考阅卷、评析的工作量相对减小了,才有可能对高考答题结果按不同层次进行分析评价,扭转应试化教学、套路化答题等问题,推进教育评价专业化、现代化。

No Comments

Categories: ROR体育

Tags:

蒋昕捷:写出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如今已成为阿里巴巴高管

每年的6月7日,高考语文刚刚结束,人们便开始在茶余饭后探讨全国各地的高考作文。有时,高考作文的命题直接决定了当年的录取分数线,所以很多机构也在不遗余力地押作文题。

央视主持人撒贝宁曾因猜中高考作文而登上热搜,背后却反映了人们对于高考作文的担忧,以及考生整体写作能力的下降。

细数那些高考中的满分作文,有的文学造诣很高,有的分析角度犀利,有的剑走偏锋。江苏考生蒋昕捷算是三个优点融为一体的人,他的满分作文《赤兔之死》曾掀起热议。

蒋昕捷的成名与他的高考满分作文有关,在2001年高考中,理科生蒋昕捷写下古白话文《赤兔之死》,令阅卷老师称赞不已,一致同意给予满分。此事经媒体报道让作者蒋昕捷一举成名,人们在惊叹于这个高三学生如此深厚的文字的同时,不禁引发对教育的反思。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蒋昕捷是南京广播电台某评书类栏目的忠实听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这样的名著经典伴随着蒋昕捷的童年,这样的文化熏陶下,让他的心中埋下了古典文学的种子,他也感受到这些名著经典的魅力。

蒋昕捷从小就酷爱读这类书籍,不限于四大名著,一些武侠经典也在他的书单之中。不过他并不是单纯喜欢看故事,他喜欢的是那些台词经典,写作手法背后的文化气息。

蒋昕捷的童年是充斥着国学教育的,让他看起来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的很多时间都在阅读中度过,大多同龄人喜欢在假期时间让父母陪着去游玩,而蒋昕捷会选择待在图书馆里。

文化的海洋中他是一位浪子,如他这般的弄潮儿当下并不多见,在他眼中,那些书写在古籍当中的文字犹如一个个音符在跳动,他们不是刻板无华,反而灵动有光。

到了高中时,蒋昕捷选择了理科,但他的阅读量仍旧在语文考试中为他加分不少,蒋昕捷在高中的表现显得寂寂无名,他并不是学霸,只是同学眼中一个喜欢读书的普通人。

蒋昕捷如隐士般度过了他的高中三年,理综的学习让他心力交瘁,面对高考,那些个人兴趣都必须让步,语文成为他心中的最后一片净土,而在这寸土之上,他完成了逆袭。

对于这次高考,其实蒋昕捷心中并没有太多把握,但不得不战,正如孤胆英雄赵子云,此番杀入曹营生死难料,怀中酣睡少主并不允许他失败,这是主公的血脉,也是肩上的责任。

首战语文,蒋昕捷拿到试卷便看了到了试卷最后那个以诚信为主题的材料作文,刚刚看到题目他还没有思路,先做前面的题目。阅读理解中附着一匹马的插图,让他很快联想到了赤兔马,随后在写作过程中才思泉涌,一气呵成。

这篇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加上了个人杜撰,引经据典旁征博引,通篇古白话文,站在赤兔角度,通过描写它三次易主的经历突关羽的忠义诚信,古典文学功底可见一斑。

语文阅卷组的考试在刚看到这篇文章时就感到很惊喜,初步给出了58分,随后将这篇文章给其他人看,大家纷纷赞叹不已。

蒋昕捷此次作文的文学水平已经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他的古白话文应用,足以彰显出来的文学造诣远超同龄人。语文组长表示,既然决定58分,不如就直接给60吧,因为文章看不出有任何明显的问题。

蒋昕捷填报志愿时选择了南京师范大学的计算机系,但最终高考成绩为527分,未达省一本线,难免有些失落。

但他的《赤兔之死》作为江苏省首篇满分作文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时,南京师范因他的文采将他破格录取,于是便选择最适合的广播电视新闻系就读。赤兔之死成功为蒋昕捷带来了命运的转变。

蒋昕捷毕业后到了中国青年报当记者,主要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人们因为他的作文而被唤起对于古典文学教育的重视,有的大学会增开相关选修课程。蒋昕捷身上更为难得的一点在于,当人们在使用白话文都病句频出的时代下,他却可以熟练使用古文。

2010年,蒋昕捷作为记者在报社发表了《围剿地沟油》,这篇原本只是揭露食品安全领域的问题的文章,因为一位教授的前后发言不一致走红了。蒋昕捷在采访何东教授时,他声称中国每年有2-3百万吨地沟油,吃十顿饭肯定能碰上一次。

这位教授兼职我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的工作组组长,此番讲话让人感觉到他对于问题的刻意隐瞒,随后何教授在发言中否认了关于产量的话,蒋昕捷又将此事写成了《是什么让揭开地沟油“盖子”的教授改口》一文,引发了全社会大讨论。人们开始愈发关注食品安全问题,而在该领域内存在的腐败问题也在随后的央媒曝光。

2016年蒋昕捷从报社辞职加入了阿里巴巴,在第二年他再度出现在媒体中时,身份已经变成了客户沟通部总监,已经算是企业高管,他还兼任了新零售工程部资深专家。在阿里这个大舞台中,蒋昕捷逐渐找到了新的归属。

如今蒋昕捷身上的高考满分作文光环渐渐隐去了,可他的文化底蕴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轻易褪去,他也曾站在文化者的角度去勇敢揭露社会的黑幕,但这份存在千年的浊气不是如他这般的文化才子朝夕之间就能够清除的,或许他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选择转行。

蒋昕捷带来的轰动并非是一个短暂的看点,更是一种难得的社会现象,他是古典文学中,国学教育下的一个受益者,他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展现出了经典的文化价值在当下的现实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No Comments

Categories: ROR体育

Tags: